当前位置:力倍功半动漫广川卯月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广川卯月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2022-05-09

基本资料本名広川(ひろかわ) 卯月(うづき)(Hirokawa Uzuki)别号日语:づっきー发色黑发瞳色黑瞳年龄17岁(高中篇)→19岁(大学篇)声优雨宫天萌点偶像、歌手、冒失、天然呆、蝴蝶结所属团体偶像团体“甜蜜子弹”Center兼队长代表色蓝色亲属或相关人梓川咲太(原大学同学)、丰滨和香(同团体成员)、梓川花枫(后辈兼粉丝)

广川卯月(日语:広川 卯月)是由鸭志田一创作、沟口凯吉负责插画的轻小说《青春猪头少年系列》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小说第十卷的主人公,偶像团体“甜蜜子弹(sweet bullet)”的中心角色兼队长。

进行偶像活动的同时,还有模特的工作,因此收获了许多女性粉丝。在团体里的代表色是蓝色。

因为自己的天然、不合群,而被同学孤立,从普通高中退学,进入了通信制高中。

和身为自己通信制高中后辈的梓川花枫关系良好。

和梓川咲太同时进入横滨市立大学,同样就读于统计科学学部。学得一口好西班牙语,在大学时因学会读气氛而感到痛苦并隐藏自己的内心。小说第十卷最后找回自我,选择了偶像事业而退学。

初见面时称呼咲太为咲太君,但是后来因为和花枫变得熟悉起来,所以也开始称呼咲太为“哥哥”(お兄さん)。

经历高中时期卯月的高中生活

中学时期的卯月因为参与甜蜜子弹的活动,多次拒绝过自己好友的邀请;又因为自己天然的性格,使得慢慢被同学孤立。即使升上高中,换了一个新的环境,这样的现象也依然没有缓解。高一的第二个学期,卯月变得抗拒上学。好在因为母亲非常在意卯月自身的感受,卯月没有被逼迫去学校,这也使得卯月在那段时期并没有积累过多的心理压力。与此同时,卯月的母亲也在积极帮她寻找新的、适合卯月的学校。一开始不情不愿的卯月,去过通信制学校的说明会之后,也逐渐改变了自己对于高中、对于学校的看法。在自己的意志下,卯月选择了这所通信制学校,开始了第二段高中生活。

卯月和咲太

咲太第一次见到卯月,是陪同与麻衣交换身体后的和香去看甜蜜子弹的演唱会的时候。卯月经常会在演唱会当中展现自己冒失天然的一面,时不时的炸弹发言也经常吓出其他成员一身冷汗。咲太再一次直接与卯月见面,则是帮助花枫选学校的时候,偶然在某所通信制学校的介绍会上看见了卯月的采访,随即就让和香安排花枫和卯月见面,打听打听卯月对于这所通信制学校的感受。在卯月的推荐之下,花枫也终于坚定了自己想法——上这所通信制学校,花枫也正式成为了卯月的学妹。事成之后,咲太还亲自参加卯月的握手会,向她表示感谢,引来了和香的不满。

大学时期严重剧透分割线,点开别后悔

受和香的影响,卯月也开始朝着升学方向努力。同一届毕业的咲太、和香和卯月,最终都成功考上了麻衣的学校——横滨市立大学。只不过,相对于和香选择了国际教养学部,咲太和卯月选择的是统计科学学部。升上大学之后,卯月的偶像活动也渐入佳境,在电视上的出演也渐渐多了起来。不过天然冒失的性格依然是她的代名词。即使是在大学当中,卯月也是女生团体当中最精神、最突出的那一个。

直到10月的一天。因为卯月的工作变得越发繁忙,以至于世间开始流传着各种小道消息,称卯月要从甜蜜子弹当中毕业,并单飞出道。这个消息引起了卯月和甜蜜子弹其他成员之间微小的冲突。和香放学后跑来与咲太相谈,但是咲太却认为和香这是工作太多导致的幸福的烦恼,并没有过多在意。

可是第二天,事情发生了转机。卯月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她不再那幺读不懂空气,穿着与众不同的服装,不再那幺积极与热情。就连咲太和卯月不小心对视的时候,卯月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高兴的大喊“哥哥”并朝着咲太挥手,而是展现出了未曾一见的尴尬笑容。卯月性格的变化使得咲太好奇,不过向卯月询问原因,卯月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表示“今天调子很好,和大家波长很合得来”。

中午休息的时候,和香来找卯月谈话。和香本以为卯月不会自己提起甜蜜子弹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卯月却非常认真地主动向和香道歉,表示自己没有理解大家的心情,自己今天想主动和大家聊一聊。突如其来的表态让和香愣住了,她也没想到卯月会如此主动——这很不像卯月的性格。之前的卯月,完全是读不懂空气的状态,而今天却主动察言观色,看到和香困惑的表情,主动开启了话题。

和香想起自己和麻衣交换的事情,认为卯月是不是也受到了青春期综合征的困扰,转变了性格。不仅仅是这一天,第二天的卯月依然正确阅读着周围的空气,和大家聊着一样的话题,穿着一样的衣服,在同一时间开怀大笑。根据和香的事后报告,卯月和其他成员的沟通进行的十分顺畅。以往遇到意见不统一之时也会积极阐述自己意见的卯月,在昨天也没有提出不同意见。

咲太找到和自己同样在补习班兼职教数学的理央,询问她卯月是青春期综合征的可能性。理央调侃咲太是不是还认为自己处于青春期,咲太答道:我意外地单纯。理央认为,卯月并没有对自己的天然抱有困扰。当初因为人际关系的问题无法上普通高中的卯月,并没有强迫自己与“大家”选择同一条路,而是依靠自己的意志选择了通信制高中。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把握,从母亲那里得到勇气的卯月,后来也成为了遇到同样问题的花枫的勇气。

理央从量子力学的角度分析,卯月的问题不一定出在卯月本身。也许是出在周围的大学生身上。她们因为羡慕着卯月能不受空气拘束,按照卯月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因爱生恨转而嫉妒起卯月来,希望她能不要那幺耀眼,不要那幺与众不同,于是卯月便读懂了空气,开始被她们同化。

就在那一晚上,一件重大的新闻引起了咲太的关注。卯月出演了一个知名广告,并在广告当中翻唱了雾岛透子的知名曲,卯月清澈的歌声和富有表现力的眼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第二天,街头到处都贴着卯月的海报,上学的电车之内,无论是高中男生还是大学女生,每个人都在谈论着卯月的事情。咲太望着卯月的海报看了许久,引起了站在他身后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卯月的不满。卯月说:你盯着海报看那幺久,不如看我真人好了。咲太答:真人没啥露出度,我还是看海报算了。咲太不禁想起以前卯月出泳装写真的时候,卯月不停来“骚扰”咲太问他感想,再看看现在卯月害羞的样子,觉得果然卯月的性格还是改变了。因为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卯月,使得卯月越发不自在。咲太题议卯月要不然换到前面的车厢去坐,卯月同意了。结果他们连续三站换车厢,每个车厢里都在谈论卯月,卯月只得作罢。卯月说:“这好像在秘密约会一样啊”,惊得咲太一身冷汗,怕娱乐杂志拍他出轨

到达金泽八景站之后,咲太和卯月聊起甜蜜子弹的活动,并对她抖起了机灵。

咲太:你现在都这幺火了,那去甲子园肯定是一路通畅啊。

卯月:哥那地方是打棒球的。

咲太:那你们想去的,是国立竞技场?

卯月:那是踢足球的地方

咲太:花园竞技场?

卯月:那是橄榄球

咲太:我知道了,肯定是两国国技馆。

卯月:接近的有点可惜。那里是相扑啦。

卯月不仅明白了咲太在抖机灵,而且回答的每一个吐槽都无比精确。如果是以前的卯月,肯定率先就会表示疑惑“为啥是甲子园啊?”,而导致咲太必须停下来给卯月讲梗。

卯月:哥你应该知道的,我们的目标是日本武道馆。

卯月表示,自己在中学那段被孤立的时期里,正是甜蜜子弹的成员们支撑着自己前进,所以特别想和她们一起站上武道馆的舞台。咲太觉得卯月这次出演CM引起这幺大的轰动,一方面增加了自己的知名度,使得自己离目标更进了一步,但反方面会不会加速事务所想要推卯月单飞的心情,使得甜蜜子弹最终空中解体。

但是卯月发现了自己性格上突然的变化。在大学校园里,咲太的中学同学赤城郁实正在派发着“支援拒绝上学的孩子学习活动”的宣传单。在她周围,走过的大学生无一不冷眼相待,或是调侃,或是无视。没有一个人对郁实表达着兴趣,除了身旁站着的卯月。看着流淌着汗水努力派发着志愿者活动宣传单的郁实,卯月不禁流下了泪水。她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卯月:“呐,哥哥。”

卯月:“我原来,也被大家这幺嘲笑过啊。”

超级严重剧透分割线,点开绝对别后悔

从那之后,卯月待人处事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在综艺节目里,她不再天然,而是努力地、正确地回答着问题。昨天练舞时,卯月被舞蹈老师批评心不在焉。和香跑过来关心卯月,却被卯月用一个尴尬的笑容表示了拒绝。明明卯月以前和和香无话不说,但最近的表现让和香渐渐搞不懂卯月的想法了。以前的卯月是因为无法预测的天然行动让人挠头,但是现在则是卯月自己关闭了对外沟通的大门。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搞不懂。第二天上学路上,和香拜托咲太,如果卯月有困难,请一定要帮助她。咲太为了自己的小姨子,也为了身为自己好朋友的卯月本人,答应了和香。

列车到达了金泽八景站, 咲太和和香正准备下车之时,咲太却意外发现卯月站在前一车厢,头靠着门,一脸恍惚的看着门外。咲太随即给和香打了个手势让她先去学校,自己跳上了刚刚那辆列车。咲太就站在车厢的交界之处观察者卯月。列车不停的向前行驶,可卯月却一点没有想要下车的意思。两个人就这幺坐到了终点——三崎口站。咲太终于忍不住,上前向卯月搭话。卯月被吓了一大跳。咲太问卯月翘课来三崎口干啥,卯月表示,想要来寻找真正的自己。两个人就这幺在三崎口闲逛,还一起吃了金枪鱼盖饭。两人又接着骑起了自行车。没有看地图,就一直骑,一直骑,直到发现身旁没有了房子,望去只有萝卜田。咲太问卯月到底想去哪儿;卯月说,想去看大海。咲太又问,你知道方向吗;卯月答:不知道。这让咲太莫名安心起来,感觉原来那个既冒失又天然的卯月又回来了。咲太问起卯月为什幺选择统计科学学部,却被卯月反问。咲太说自己是因为这个学部竞争率最低肯定能考上所以才这幺选择,卯月不信,觉得既然咲太哥你撒谎,那我也不告诉你我真实的想法。被这幺一番操作之后,咲太才发现,今天的卯月虽然有着以前那种冒失天然清爽的感觉,但是果然还是读得懂空气,读得懂对方的心情,以及问话的意图。

两位骑着车聊着天,果真骑到了大海边。卯月把车停了下来,表示要休息一会儿。蓝天之下,面向大海,背靠萝卜田,卯月开始了拉伸运动。看着卯月柔软的身体和美妙的S型曲线,咲太表示,他绝对没有冒出什幺奇怪的妄想。拉伸运动结束后,吹着海风,卯月开始向咲太倾诉起了自己的疑问。

卯月:“哥哥,你觉得,偶像这个工作,到底能做到几岁呢?”

咲太:“如果是卯月的话,应该能一直做下去吧。”

咲太奇怪卯月为什幺这时候问这种问题。卯月说是因为昨天在大学里面,朋友对她问了这个问题。

卯月:“我觉得,是不是因为她和她男朋友分手了,所以找我来发泄,才这幺言辞激烈的问我问题。”

卯月:“虽然平时大家不会这幺说出口,但是心里肯定都在这幺想吧。”

咲太:“大家,在内心里应该都想做些什幺事吧。做一些能向世界证明‘我存在于这里’的事情。”

咲太:“对于广川同学你来说,就像是歌唱和偶像事业一般的事情。”

咲太:“但是现在,她们没办法做到。所以就觉得能够出演电视,能够做着偶像的广川同学,是多幺的耀眼。”

不仅如此,其他人还没有勇于承认自己达不到的那份自信,于是就用这种奇怪而又扭曲的叱责来保护自己。而往往,这种不冷静的行为,说出来的话都是最差劲的真心话。

但同时,咲太也发现了,卯月因为读懂了空气,所以不再如以前一般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而变得软弱了起来。卯月内心的这份矛盾,她今天出来“寻找自己”的真正理由,都藏在她无法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表达出来的那一句真心话里面。读懂了空气的卯月,认为甜蜜子弹想要站上武道馆这个梦想,是多幺的虚无缥缈,是多幺的不可实现。

咲太反驳了卯月。武道馆可一点都不远,从这里(三崎口)过去,只不过短短的2个小时。在强硬的咲太带领下,二人又骑车回了三崎口车站,坐上了列车,来到了武道馆门前。

不同于一般的套路故事,即使到了武道馆门前,卯月依然是尴尬的笑着。武道馆一年基本上只有5组偶像可以开演唱会。甜蜜子弹现在只能坐满2000人的场子,而武道馆有一万个座位。这中间差的8000个人,到底是多幺巨大的鸿沟,阻隔着她们的梦想,咲太不得而知。但是,咲太觉得,这应该是卯月早就明白的事情。她也正是明白这一点,一直努力到现在。可是,现在当自己离梦想靠近了一步之时,又忽然发现这个梦想是多幺的不切实际而止步不前。自从卯月能够读懂了空气开始,她突然发现以前的那些“赞扬”,有多少其实是对自己的“嘲笑”,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卯月陷入了混乱。到底之前的那个天然的自己是自己,还是现在这个读懂了空气的自己是自己。

咲太为了搞清楚卯月到底是被什幺困扰着,向和香要了周六演出的门票。他想去现场看一看,也许这样就能更加了解卯月真实的想法。周六,麻衣驾车带着他一起来到了位于台场的演出厅。就在演出开始到第二首歌的时候,卯月却出现了意外。不禁舞步比其他成员慢了半拍,等到了卯月的SOLO部分时,也没有出现卯月的歌声。麻衣根据自己看过的经验判断,卯月应该是失声了。

果然,演出结束后,根据和香的联络,卯月被送到了医院。在医院,裹着大衣的卯月显得非常没有精神。看到咲太和麻衣,也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卯月和母亲一起回家休息之后,咲太和麻衣在医院里听到了甜蜜子弹的经纪人和其他四名成员的谈话。经纪人表示,在八月拍摄那条广告的时候,上层确实有想过让卯月毕业单飞,但是卯月自己已经回绝过了一次。谈话的最后,面对明天即将举行的野外LIVE,经纪人让其他四名成员做好觉悟。那幺,在卯月发不出来声音的现在,做好觉悟的意思就是……咲太决定明天也去看一下甜蜜子弹的演出。

第二天,甜蜜子弹在八景岛游乐园的野外Live照常举行了。只不过,台上并没有出现队长卯月的身影。在昨天卯月突然失声之后,网上又众说纷纭起来,说卯月是不是要毕业,是不是要单飞。和香等人在舞台上卖力的表演,挥洒着汗水。

突然,天空瞬间下起了大雨。大雨淋湿了演出器材,会场的灯光瞬间熄灭了下来,话筒也不再有了声音。正是因为卯月不在的今天,台上的四个人想要让演出成功的心情才无比强烈,但是观众却在一点点的散去。不过,正因为如此,咲太找到了静静站在观众当中的卯月。卯月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台上的四位成员。咲太慢慢的靠近卯月,装作生人向她搭话。

咲太:“您,经常来看甜蜜子弹的演出吗?”

卯月回头看了一眼咲太,但随即眼神又返回舞台。

咲太:“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没事。”

卯月:“……”

咲太:“你在我面前说话,也没事的。”

卯月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惊讶,也没有意思的困惑,只是依然注视着舞台。

不过,卯月开口说话了。卯月在昨天的演出当中真的陷入了失语状态,但是今天其实已经好了。卯月说,自己从甜蜜子弹的第一场演出开始就一直在看了,从未缺席过,无论多小的场子。咲太问她,那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种停电的情况;卯月说有。那是在一个非常小的场子里面,音响突然一下没有了声音。咲太又问,那一次是怎幺解决的呢?卯月回答:

“那一次,Center的那个孩子突然大声的清唱了起来。”

几乎与卯月的话语同时,台上的四位成员也脱下了刚穿上的防寒大衣,深吸一口气,清唱起了中断的歌曲。周围的观众也开始打起了拍子,为她们加油鼓劲。无论是不是甜蜜子弹的粉丝,在这时候,都与台上的成员一起产生了一种一体感。

但是,依旧有观众在离开。有人发着牢骚,说最终还是没有让那个孩子(卯月)出场啊,这样的表演真是可笑啊之类的。卯月当然也听到了这些牢骚。她向咲太表示,这就是她们残酷的现实。大家在台上卖力的表演,可周围也只听见了来自剩下的六百位左右观众的拍子声,离武道馆座位数的一万人还十分遥远。

咲太:“但是,真是富有魄力的表演啊”

卯月:“嗯。真的是非常棒的LIVE。”

咲太:“既然这样,那你就别待在这儿,上台一起去唱不好吗?”

卯月:“现在的我,没那个资格啊。”

咲太:“明明是甜蜜子弹的成员,也是团体的Center和队长?”

卯月:“现在的我,和刚刚那些人,别无二样啊。”

卯月:“在我的心中也有着这样的想法。在远处,嘲笑着奋力追逐着遥不可及梦想的和香她们的我……”

卯月:“抱有这种想法的我,又何德何能可以和她们站上同一个舞台呢……”

正是因为卯月读懂了空气,才发现了别人对自己的嘲笑。读不懂空气的卯月应该是发现不了的吧。

但是正因为卯月读懂了空气,才又发现了,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的那个感情:因为没有自信,而下意识保护自己(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行动。

咲太告诉卯月,难道和香她们不知道吗。和香她们当然也知道自己不是当红的偶像,有很多人像是看戏一般嘲笑着自己。她们也明白着自己面对的情况,现在这样的粉丝情况,是很难登上武道馆的舞台的。

刚刚才发现自己内心矛盾之处的卯月当然会感到困惑,为什幺成员们明明知道前方是艰难险阻,但依然毅然决然朝着前方行进。

但是卯月一定是最明白原因的。因为她和台上的成员们一起为了这个梦想付出过同样的汗水。正因为是卯月,她才能比任何人都能理解台上的成员们这幺努力是为了什幺。

卯月:“我现在,到底应该怎幺做才好呢?”

咲太:“现在正是需要你读空气的时候啊。”

被咲太激励的卯月,拭去了眼角流出的眼泪。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深吸一口气向着舞台走了过去。

歌曲的下一段,就是卯月的SOLO。卯月的歌声,响彻了整个会场。观众们自然地散去,为卯月让出了一条通往舞台的花道。

此时,从天空当中,大自然的灯光照向了舞台中央。

电力恢复了,会场又再次燃烧起来。走上舞台中央的卯月,微笑着,流下了观众们不知晓缘由的泪水。

第二天一早进入大学校门,咲太又见到了卯月。只不过,平常这个点学生们应该从大门走向教学楼,只有卯月一个人在逆行着。正当咲太感到疑惑的时候,卯月一开口说出的话便令咲太震惊。卯月已经向大学提交了退学申请。

如此突然的事情让咲太一瞬间不知道如何评论。但是,如此雷厉风行,真的充满了卯月的办事风格。而且,咲太也明白卯月这一行动的理由。在昨天的演出结束后,卯月在舞台上像粉丝宣布,自己将会接受事务所的歌手出道邀请。但是同时,自己绝对不会从甜蜜子弹中毕业,会同时处理好两边的工作。

同时,她还大声向大家宣言:

“我一定会带大家去武道馆的!”

“所以,希望各位粉丝,希望和香、八重、兰子、萤,你们也一定要带我去武道馆哦!”

最后,“读不懂空气”的卯月又反过来向大家要安可,惹得台下一阵爆笑,而“读得懂空气”的工作人员满足了她的要求,特别在预定曲目之外追加了一曲。

从结论上讲,演出收获了大成功。昨天甜蜜子弹的那一段阿卡贝拉被观众们拍下来放在了视频网站上,反而吸引了许多新规粉丝。

所以,卯月今天才会做出如此决定。

卯月这时回答了咲太之前的问题。咲太之前问她为什幺要选择统计科学学部,卯月没有回答。但是作为离开大学校园的践行,卯月决定告诉咲太。她说,他之所以来这儿的原因,是想因为知道何为“大家”。她原本以为,如果能明白“大家”是什幺,就能更加理解和香他们的想法。即使是在甜蜜子弹当中,卯月也是最突出的那一个。甜蜜子弹就是那样一个能够包容了这般卯月的地方。所以,卯月想要更加想要理解成员们的想法,为了知道成员们内心真正的幸福是什幺。

而作为了解成员的方法之一,卯月为了首先了解何为“大家”,决定潜入“大家”之中,所以才进入了大学。

可正是因为想要知道“大家”为何物的卯月,遇到了因为羡慕,所以嫉妒卯月,从而希望卯月不再那幺耀眼,想让卯月和他们一样变成普通大学生的“大家”。二者目标不尽相同,“奇迹”就这幺发生了。

咲太觉得,这一次的“青春期综合征”,就是这幺产生的。

在卯月大学生活的最后,咲太向卯月道上了离别的祝福。

咲太:“祝贺你,毕业。”

对于卯月来说,今天跨出大学校门,就是她走向社会的第一步吧。虽然比大家早了一点,但是这时卯月自己选择的道路。卯月听了这番话,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从大学门口进入的学生依旧很多,他们大多穿着最近流行的服装,梳着热门的发型,背着流行的包,耳机里听着流行的音乐。他们也注意到了卯月的逆行,但是卯月并没有放缓自己走向大门的脚步。

等卯月走到大学门口,她再一次回过头来向咲太挥手,并大声喊道:

“哥哥!拜~拜~!”

一边跳着,一边用力地挥起自己的双手

“拜~拜~!拜~拜~!”

用力挥手告别的卯月,依然是那个“读不懂空气”的卯月。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卯月并不是读不懂空气。现在的卯月明白了嘲笑别人,以及被人嘲笑是什幺感觉。但是,她并不在意,只是用力地挥着自己的双手,期待着咲太的反应。

所以,咲太也举起自己的手,向卯月用力地挥了挥。直到卯月从自己的目光中消失。

力倍功半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